托马ㆍ鲁塞尔

Symphony for RM。

托马ㆍ鲁塞尔拥有无拘无束的思维和创造力,像是他另辟蹊径的过人本领,使得RICHARD MILLE不由 得对他刮目相看,因为品牌自2001年以来,即决心打破高级制表的常规,同时推广精巧技艺和尖端技 术。“RICHARD MILLE腕表毫不妥协的标准和创新意念,呼应了管弦乐创作所需要的严谨和想象力。
在各自领域中以毫不动摇和毫不妥协的态度,捍卫深刻的当代艺术形式,在托马ㆍ鲁塞尔和 Richard Mille之间建立起理所当然的默契。两人对当代艺术和艺术职业秉持相同的热情,而他们不断推 陈出新的创作也总是以分毫不差的精确度为基础

Capture-d’écran-2020-06-15-à-14.37.30

“RICHARD MILLE腕表毫不妥协的标准和创新意念,呼应了管弦乐创作所需要的严谨和想象力。但是除此之外,两者同样拥有传达热情和感动的相同主张,以及开创全新创意途径的 共同愿望。”

Thomas Roussel

他从5岁开始学习钢琴,6岁演奏小提琴,扎实的音乐训练基础,似乎已经预告他未来辉煌的古典音乐生涯。 但是,这个年轻人对电子音乐同样充满热情。 在结束作曲和配器的课程之后,他会紧接着聆听当时最出色的DJ作品。 早在十几岁的时候,他就认识了蠢朋克(Daft Punk)和洛朗ㆍ卡尼尔, 并为往后漫长的故事种下了开端。托马接受名作曲家纪尧姆ㆍ康奈松(Guillaume Connesson)指导,继续在巴黎学习的同时,也与电子音乐先驱杰夫ㆍ米尔斯(Jeff Mills)保持合作。 在康奈松的期末考试中,他证明了自己学习成长的历
程:他被锁在一间没有任何乐器的房间里,仅用了十二小时就完成一首交响乐曲。 他在这一次的毕业挑战中获得胜利,并得到评审团的一致恭贺。 后来,他利用当时的经验,在短短八天内完成了一首乐曲的谱写和配器,同时负责指挥塞纳河上的80名乐手进行演出,庆祝巴黎成为2024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。

L1110314_MathieuCésar

在此之前,他为电影创作配乐,并与其他音乐家一起完成了许多项目,这就是他的热情所在。 他身为指挥、音乐家和作曲家的才华,很快就吸引著名的时装品牌邀请他为自己的时装 大秀创作音乐。 从巴黎大皇宫一直到中国,托马ㆍ鲁塞尔一再重塑自己的音乐风貌,同时参与更具原创性且令人叹为观止的演出。在他的指挥之下,交响乐团的演出在巴黎采用排列成行的方式,在广州则以圆形围坐,而在今年年初一场令人难忘的时装秀上,乐团甚至是悬挂于半空中进行演奏。

L1110416_MathieuCésar

十五年来,托马ㆍ鲁塞尔始终忠于自己的两个真爱——古典音乐和电子音乐,并无悔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,在两个彼此知之甚少的世界之间来回梭巡。 为带领数十名乐手参与2018年在巴黎Le Grand Rex剧院的一场演出,他重新编排Ed Banger电子音乐目录中的曲目,以庆祝该电音厂牌成立15周年。 然而,他的音乐绝不能单纯归结为两种音乐类型的跨界混合。 实际上,他的风格全貌早在2017年发行第一张专辑《The Future Comes Before》时即展露无遗。 这位音乐家以Prequell为名,宣告自己是一位出色的流行音乐创作者。

托马ㆍ鲁塞尔运用管弦乐团、大编制的弦乐合奏团和打击乐进行创作,过程中当然也使用了各种音响合成器和机器。 从始至终,他的音乐始终独一无二,超越了风格的界限。 他的音乐作品就像彗星掠过银河,看似战云密布却又安详平和,狂暴之中带着恬静。 每一首创作都是用纯粹的情感精心打造。 这位音乐家的创作手法言之有物而且慷慨大度,恰与RICHARD MILLE的理念不谋而合,双方不就之后势必就会推出合作项目。

发现
托马ㆍ鲁塞尔的手表

RM 67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