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诺·杰拉德

携RM 032腕表潜入深海

“在学校里,我备受冷落。从小没有信心,更糟糕的是我对噪音极度敏感。7的岁时候,父母带我去了马赛近郊的小河潜水。我戴上潜水面罩和呼吸管,那是我第一次在水下睁开眼睛。我感受到了恐惧,不是害怕没有空气,而是恐惧自己竟然可以如此自由!忽然之间,我变得无比坚强。我像彼得·潘一样在水中遨游,完全摆脱了重力的束缚……那一刻,我决定成为一名专业的自由潜水员!”

阿诺·杰拉德

ArnaudJerald_1050462_MathieuCesar

这个决定的确收获了回报。25岁的阿诺·杰拉德已经是世界自由潜水记录的保持者,不止一次,而是两次成功实现;2020年,他在希腊成功屏息下潜至112米。
2021 年,他在巴哈马垂直蓝赛期间以 117 米的成绩签署了一项新的世界纪录。
人体在下潜超过100米之后,每平方厘米的皮肤将承受11公斤的压力,因此身体的耐受性成了关键。为了充分锻炼利用肺部每个部分的空气容量,阿诺进行令人难以置信的虬结腹筋(abdominal contortions):这还只是训练的一部分。“你必须挑战身体的极限,但其实自由潜水有80%的工作是在脑中进行。”这种说法在其他人眼里看似悖论,但对阿诺·杰拉德来说却恰恰相反。在水下最深的地方,完美的控制力实际上意味着将自己完全交出,全然地放空,没有肾上腺素的分泌。“恐惧使我们在面对大自然的时候懂得谦虚自持。面对风险,你必须去接受它、掌握它。”

阿诺·杰拉德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缔造职业生涯中的两项世界纪录,他感到无比自豪。他的成就不仅是令人敬畏的体能表现,在美学上的发挥也同样令人刮目相看;任何看过他震撼的摄影作品或电影的人都会同意这一点。“我想把自己在海洋深处的体验诉诸于影像。当我抬头、低头、360度环顾四周时,一切都是不断变化的蓝色景致;那里是地球上唯一一处能让人感受到浩瀚无垠的地方。

有着这样精彩的背后故事来分享,不乏很多品牌对他非常感兴趣。然而,是阿诺主动联系了RICHARD MILLE。“当我看到RM 032腕表的时候,我就知道它是我的首选,所以我就主动联系了品牌。”这绝不只是为了在浮出水面后戴着腕表拍照而已——这不是阿诺的作风。“我体验时间的方式十分不同;在水下的一分钟,就像是持续一整天那么久。我需要我的腕表就像随身工具一样,必须一路陪伴着我。”

ArnaudJBenoit

吸引阿诺成为品牌挚友的不仅仅是对技术上的冒险;正是与RICHARD MILLE的家族精神与热忱相契合,也驱动着他在法国南部的个人团队。“RICHARD MILLE从来不会妥协,我也不例外。自由潜水携带的装备很少,只有鼻夹和脚蹼而已;但是从现在起,我的腕表也将伴随我展开冒险。单就成绩来看,下潜的深度很重要;但就个人安全而言,我的腕表才至关重要。这就是为什么RM 032是我必不可少的工具。作为一名自由潜水员,我的腕表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存在。我佩戴它,是因为我相信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