弗洛尔·吉罗

衡量成功的高度

弗洛瑞·吉罗(Flore Giraud)在骑马越障表演的道路上正在清除越来越多的障碍。骑马越障表演在全世界重新受到人们的青睐,弗洛瑞不断跨越、走向巅峰。

RJ-RM_FLORE_06_953

“我在出生前就已经骑过马了!”这位24岁的年轻女孩介绍道。她对骑马的热爱则是源自她母亲的影响。“小时候,我就很喜欢呆在马厩里。那时我骑马,照顾马,还清洗马房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我甚至都可以睡在那里!4岁时,在设得兰群岛,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匹小马驹;8岁时,我开始参加比赛。”弗洛尔已经在国内外大奖赛上取得了多次好成绩,诸如比利时克诺克、法国里昂、美国惠灵顿,以及2019浪琴表巴黎马术大师赛等。现今,世界已成为她取得成功的舞台。

“与马匹建立亲密关系需要较高的敏感度。马匹可以给予我们很多反馈,但你可能需要投入多年的努力,才能与它们建立默契的关系。马匹同样能感受到关键比赛对骑手的重要性。它们随着骑手到处征战,并能感受到来自人群,尤其是骑手身上的紧张和兴奋。若要要求马匹有超凡的表现,我们也要为之付诸努力。”

弗洛尔·吉罗

弗洛尔在位于法国诺曼底多维尔多维尔(Deauville)附近的Haras de Lécaude马场工作,这里拥有全年开放的马场、法国马术GALOP教学系统和水疗中心等顶级设施。弗洛尔坚持认为,马匹是“真正的运动员”,它们值得拥有最好的待遇,按摩可以帮助马匹缓解疲惫紧绷的肌肉。“马术场地障碍赛与一级方程式车赛一样。爱德华·利维(Edward Levy)和我如同马场上的‘赛车手’,周围的员工组成的我们的‘车队’,就像维修区的技术人员一样。”马术场地障碍赛是心理战术占90%的运动,而弗洛尔拥有自己的心理教练。“保持积极的态度和良好应对低迷状态,很快就能进入胜利的良性循环。”

RJ-RM_FLORE_08_1194

弗洛尔遇到阿曼达·米勒(Amanda Mille)时,俩人一拍即合。两人对女性在国际竞赛中扮演的角色抱有相同的看法。“马术似乎是唯一一个女性可以与男性真正公平竞争的的运动。更重要的是,我被RICHARD MILLE 对细节的承诺和重视所打动。我们的在赛场的表现只有一分钟,但是这一分钟却需要多年的准备。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。我喜欢追求完美时所需要的无限精确度。” 弗洛尔在比赛中佩戴了Carbone TPT®碳纤维及钛金属材质的RM 07-01女士腕表,她更是对其极致的轻盈感和舒适的曲线设计赞赏有加。“这种极致也是我在比赛中每一次接近障碍时所要追求的。”这位24岁的法国女士已整装待发,迎接新挑战,毫无疑问,弗洛瑞要扫清道路上的所有障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