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表

RICHARD MILLE也许是一个年轻的腕表品牌,但它无疑是拥有丰富专业知识的后起之秀;品牌制表厂所生产的都是世界上制作难度高的腕表。

制造过程

2013年,组件部门的正式创立,无疑代表了品牌向前迈出了一大步。除了固有的技术与专业设计之外,品牌一夕之间也拥有了优势工具,足以制造自制机芯、自行完成内部加工,同时以特定标准加以测试。

我们的第一款自制机芯是RMA 037内部所搭载的CRMA1机芯。这枚精密机芯是品牌出众创新意念的结晶,拥有如功能选择器、可变几何结构摆陀,以及大量采用钛金属零件的整体结构,一切都是彼此相互结合的心血成就。

不过5年光景,品牌就在2018年推出旗下的第八款自制机芯CRMT1:它也是品牌首款搭载RICHARD MILLE旗舰级复杂功能陀飞轮的机芯。其紧凑的尺寸和重量、坚韧的刚性和结构体系,都表明它具备持续的发展潜力,能够在时计创作领域中持续开疆拓土。

这里必须郑重声明,我们并不认为自己是严格意义上的制表厂品牌。事实上,在制表行业中,真正的制表品牌屈指可数。制表,意味着全程自行制作所有零件,包括游丝、摆轮配重、发条、镜面玻璃等。
自RICHARD MILLE创立以来,我们从未觉得有自行生产所有零件的需要。

正如迈凯轮F1车队,我们仰赖的是供应商与合作伙伴。我们通过制表行业中优异的专业人士,请他们提供涵盖制表工艺所有方面的先进技术。

自制成功率能够达到80%,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,而且也没有车队希望提高这样的达成率,虽说获得所需资金与场地都不成问题。我们,和F1车队及其他赛车品牌一员,需要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贡献所长,毕竟制作尺寸如此袖珍的零件,需要精准度与专业技艺,同时也需多年经验的磨练才能实现可能。在权衡质与量的需求之后,我们会根据供应商的产能来加以选择。瑞士制表行业有能力根据工业方法、并雇用热爱行业的员工去生产优质的腕表零件。

我们的目标,是与理念相同、同时能够遵守订货交付时间的企业合作。
2S9A0425

机械加工

只有全部设计出腕表所需的每个细节,才能开始制造阶段。但是在生产任何零部件之前,必须先详尽制定其规格,以精确复制出符合尺寸的零件。这些信息可以输入到负责生产零件的机组当中。整个过程十分枯燥单调,无论是对技术还是人的耐心都是一大考验。
Machning
举例来说,RM 67-02高度镂空的底板至少需要两小时的加工才能制造完成;而在这道工序背后,却是针对专用机具事前投入数百小时进行编程和调校的结果。
PR

腕表的每个元素,包括螺丝在内,都需要以类似的方式制定规格。当了解到RICHARD MILLE时计中包含的标准化零件屈指可数时,整个制定规格的过程就显得尤为重要,因为现成的解决方案无法提供任何帮助。切割、铣削或其他加工机具可以下载技术图纸,无论是关于螺丝、表壳、小齿轮还是其他零件,但这绝不是单纯的一站式方案。

Full Image

在加工过程的每个阶段,操作人员始终是生产流程的核心。他们必须根据不同阶段来手动设置机具并进行校准。这些机具所使用的切刀大多是以手工打造,仅能容许几微米的公差,因此拥有不同寻常的形状和造型。以上这些复杂流程,意味着光是生产单一桥板就需要事前投入数周的时间。

精工修饰:见树不见林的浩大工程

RICHARD MILLE腕表与众不同的本质,不仅在于其精密复杂的机械结构、美学设计和服贴手腕的人体工学造型,同时还在于专业工匠以非凡耐心、敏锐双眼和灵巧双手亲自完成的打磨和抛光工序,使每一枚零件都能达到标准。

立足于传承数百年的制表传统,手工精工修饰针对腕表的细节进行单独的个性化处理,成功将每一枚腕表打造为非凡的作品。这些种类繁多的精工修饰构成鲜为人知的艺术精髓,低调隐藏于腕表的核心和表壳之中,代表着高端制表工艺的卓越品质。
Finishing2

RICHARD MILLE大多数的零部件,例如螺丝、桥板、陀飞轮框架、发条盒盖、发条、指针,以及包括表壳在内的许多其他零件,都是以手工打磨和装饰而成。正是这样的精工修饰,决定了高端制表与一般制表截然不同的基本特质。专业人士只须简单一眼便能立刻辨别其细节作工,并识别出其中所运用的所有工艺技法。

这显然与高档跑车出众的表面处理不谋而合。在这些车款中,某些零件需要依赖旷日费时的人手加工;另一些零件则因为视觉、触觉或技术上的要求,而必须进行一丝不苟的机械加工。在品牌的每一枚腕表中都可以发现这些不同手法的巧妙搭配。某些像是Carbon TPT®碳纤维组件或纳米碳纤维底板等零件,在经过机械加工之后,就具备与众不同的造型和无瑕的表面修饰,其完成度远超过技艺精湛的人类工匠。其他部件,如ARCAP®合金制成的桥板,则因为采用手工进行繁复的拉丝和抛光工序,而能够在外观上呈现美不胜收的对比效果。
Manufacturing Finishing

还有一些精工修饰则与计时性能息息相关。例如,即使腕表主人不太可能看到的所有齿轮的轮齿,腕表也需要仔细以手工加以抛光,尽可能减少摩擦和磨损。在零部件生产完成后,无论是需要特殊或个别的机械加工工序,还是需要有经验的专家使用多种工具以手工悉心修饰,在此阶段完成的工作是生产流程中耗时最高的环节之一。

精良表壳

除了品牌机芯所体现的技术挑战之外,保护它们的表壳还須符合最严格的现行标准。RICHARD MILLE里查德米尔的表壳无论是采用钛合金、金、碳复合材料、Carbon TPT®碳纤维、蓝宝石水晶或是其他材料制成,都会因其形状和造型而使得制作过程本身困难重重。

每一款RICHARD MILLE时计的弧形轮廓能服帖任何腕围大小,让这些腕表佩戴起来特别符合人体工程学而且相当舒适。 但是,这种刻意设计的曲率在制作的每个阶段都非常耗时,包括前期制作、生产和加工修饰,而且对最终品质控管的要求也特别高。 单是加工表壳的过程可能就要长达数几个月的时间,而且需要数百道操作工序。
由于结构复杂、制作严格,RICHARD MILLE表壳被瑞士表壳制作专家公认是业内最复杂的表壳,蓝宝石表壳更是打破了所有的记录。
RM33-02_RG_CA_Clup_N.Boon_BBfullb
品牌耗时多年不断进行钻研、测试,最终设计出的这一蓝宝石表壳结构能同时保证硬度和舒适性要求。 迄今为止,只有RICHARD MILLE里查德米尔才能在蓝宝石上实现如此复杂的表壳设计。表圈、中层表壳和底盖均百分之百采用一整块蓝宝石水晶制成, 过程中没有使用聚合物来加工其复杂、繁复的线条或角度。

每一块蓝宝石水晶在瑞士经过超过4周的惊人成长期之后,需要进行长达1,000多个小时的加工程序。由于表壳设计在各个方向上都以曲线呈现,更进一步加深了加工的难度,因此在整个生产过程中都必须使用多轴机床。
cover345

蓝宝石坚硬和缺乏韧性的特点对精度有极高要求,也就是在装配前后表圈与中层表壳及按钮时,彼此之间的精度必须精确至微米。确实,任何连结至表壳的部件都应该毫无瑕疵地发挥应有的作用。经过防眩处理并具备30米防水性能,放眼整个瑞士表壳制造行业的所有产品,它是在生产过程中最难以面面俱到的一款表壳,而且别无分号。

研发
制表工厂
品质管控
售后服务